常熟新聞網首頁

手機新聞網

新聞客戶端

梁祝:若能化蝶成雙,何懼天誅地滅

黃文軍

說起電影,永遠繞不開的一個年份便是神奇的1994。不說國外,只說我們中國。《陽光燦爛的日子》《活著》《飲食男女》《新不了情》《國產零零漆》《東邪西毒》《背靠背臉對臉》,隨便哪一部,都是數十年一遇的佳作,當然,也不能忘了老怪徐克的《梁祝》。

我一直有一個天真的夢。張藝謀還是那個張藝謀,并沒有癡迷于人海與色彩,陳凱歌還是那個陳凱歌,并沒有執著于每一幀都是屏保,徐老怪還是徐老怪,并沒有瘋狂于特效的堆砌。彼時,張叔平的審美還沒有那么激進,造型既符合大致的歷史,也能讓普羅大眾接受。然而,夢只是夢,更何況還是天真的夢。那些對于純粹的藝術的追求,似乎和時間一樣,不知流逝到哪里去了。

我也一直覺得,相比種種版本的不同演繹,唯有徐克的《梁祝》,表現的才是真正的愛情。彼時,吳奇隆和楊采妮正年輕,金童玉女,出演男女主角,實在合適不過。彼時,何潤東也不知何為耍酷,只知道真誠地去表演。彼時,徐克還懂得,特效只能為劇情服務,不能喧賓奪主。彼時,我也還年輕,差不多一點心事都沒有吧。

《梁祝》的傳說,考據學上,有說是在西晉,有說是在東晉。徐克將電影的背景選在了公元337年的東晉。東晉是一個皇朝衰微、風雨飄搖的朝代。經歷了五胡亂華,南渡后的世家和貴族們并沒有勠力同心,反而偏安一隅,自得其樂。他們崇尚門第之分,婚喪嫁娶,無不以攀龍附鳳為第一要務。學習琴棋書畫,也不是為了陶冶情操,只是為了抬高身價,以便自己臉上有光。為了自己臉上有光,堂堂三品摳腳大老爺們兒的祝老爺竟也癡迷于化妝之術,不僅涂脂擦粉,還用類似海藻泥面膜的回春膏。至于真情真意,不存在的。這樣的時代,當真荒唐可笑。

我特別喜歡徐克的改編。在電影的開場,祝英臺一改傳統戲劇中的淑女形象,大字不識幾個不說,寫的字也像雞爪踩的一樣,最簡單的詩歌也背不出,彈琴之難聽,更是讓人恨不得割下自己的耳朵,至于規矩和禮儀,更是渾然不放在眼里。她也怕被罵,也怕被打,但罵過打過之后,依然如故。我一直覺得,瓊瑤后來寫的小燕子,便是以楊采妮的祝英臺作為參照的。盡管閨閣之中的祝英臺又調皮又任性,卻有一顆天真可愛之心,完全符合一個被寵壞了大小姐的形象,也為電影打了一層明亮的底色,盡管也是唯一的一層亮色。沒有人看了這樣的開頭,會不笑的。

隨后,電影的畫風就轉變了。為了攀上官位更高、勢力更大的馬家,祝英臺被女扮男裝,送去了書院。書院的院長嫌貧愛富,開口不問祝英臺念過什么書,讀過什么文章,只問帶了幾個仆人,騎了幾匹馬。象牙塔中亦是如此,何況廟堂和江湖?好在院長夫人人美心善,又與祝英臺家淵源甚深,便妥協地安排好了一切,讓她吃飯洗澡在她那里,夜晚則宿在書房禁地。

王菲有一首歌,歌詞里說“有生之年,狹路相逢,終不能幸免”,祝英臺與梁山伯的相遇,也算得上是狹路相逢了。為了抓緊時間多看書,梁山伯偷偷闖入了書房禁地,漸漸地,兩人熟悉了起來,成了無話不說、有福同享、有難同當的好朋友。敲鈴、彈琴……都成了兩個人的默契,兩個人的秘密。

徐克最值得稱道的改編,當屬在梁山伯早早就知道了祝英臺是女兒身。知道卻不說破,近在身旁也不冒犯,這才是真正的君子吧。而在戲劇中,卻成了同窗三年,甚至同床三年也不知,十八相送明示暗示也不知,怎么知道了小九妹的存在,突然就愛得死去活來了呢?這不合情,也不合理。于是,徐克抽掉了十八相送,直接改為祝老爺強行把祝英臺接回家,要把她嫁去馬家。梁山伯此時已成了祝家那片地的縣令,也帶著一顆真心與一箱饅頭去求婚。那么懸殊的門第,那么懸殊的聘禮,但梁山伯還是去了。這樣的勇氣,這樣的恥辱,又有幾個人能受得了?毫無疑問,祝家輕蔑地回絕了梁山伯,甚至在一個雨夜,故意將其打成重傷,直接導致了他不久之后的病逝。

徐克拍攝的化蝶,也是最為動人的化蝶。盡管祝英臺已經臉如死灰,眼流血淚,卻還是逼著她嫁去馬家,甚至連女兒的轎車路過梁山伯墓的心愿也不肯答應。就如同當年書房的狹路相逢一樣,祝英臺的轎車還是經過了梁山伯的墓地。突然間,狂風大作,暴雨傾城,所有人臉上的濃妝被滌蕩得干干凈凈,祝英臺的鳳冠霞帔轉瞬間化作了喪服。沒有人看了這樣的結尾,會不哭的。更何況還有那么經典的曲子與黃霑等人的改編。

還有一點不得不提。整部電影里雖然一直在提馬家,但馬家以及那位馬文才卻自始至終沒有出現過。不必疑惑,馬家不過就是一個符號,馬文才也不過是個符號,為何要出現呢?說到底,徐克不僅僅要拍一段愛情,還要拍一個畸形的時代。

在這個時代,祝夫人明明自己也是因為門第之故,嫁給了自己不愛的祝老爺,卻要自己心愛的女兒重蹈自己的覆轍。

在這個時代,祝老爺可以把自己的官運看得比自己女兒的生命還重要。

在這個時代,祝夫人可以毫無愧疚地說出“要怨就怨你們生錯了地方,生錯了時代,年少無知到了以為你們不喜歡就可以改變周圍的人,以為靠你們兩個就可以改變這個時代”的話。

然而,真的是梁山伯和祝英臺太年輕太天真嗎?

李碧華曾說“一千萬人之中,才有一雙梁祝,才可以化蝶。其他的只能化為蛾,蟑螂,蚊蚋,蒼蠅,金龜子……就是化不成蝶。”

若不能改變周圍的人,不能改變時代,就改變自己好了。不做人,做蝴蝶可以嗎?既然可以化為蝴蝶雙雙飛去,不能長相廝守又如何,天誅地滅又如何?

    聲明:所有來源為“常熟日報”和“常熟新聞網”的內容信息,未經本網許可,不得轉載!本網轉載的其他文字、圖片、音視頻等信息,內容均來源于網絡,并不代表本網觀點,其版權歸原作者所有。如果您發現本網轉載信息侵害了您的權益,請與我們聯系:0512-52778455,我們將及時核實處理。

[責任編輯:浦斐]

標簽:

重庆时时彩计划群在哪呢找 cba虎扑 辉煌棋牌app下载安装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 青海十一选五十分钟开一次 经济类最赚钱的专业排名 金彩网 浙江飞鱼彩票控 重庆时时彩 黑龙江十一选五软件 足球比分188 现在做啥资源整合赚钱 辽宁十一选五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