常熟新聞網首頁

手機新聞網

新聞客戶端

凌霄花

陶蔚

凌霄花,別名紫葳,又名陵苕,多年生攀援藤本植物,原產我國及日本。入夏開花,開花一枝十余朵,花頭開五瓣,狀如牽牛花。大紅或橘黃色,至深秋,顏色越發紅艷。明代 《學圃余疏》記載:“凌霄花纏奇石老樹,作花可觀,大都與春時紫藤,皆園林中不可缺少者。”凌霄花為園林常見花卉,至少已有六、七百年歷史。

凌霄花夏初枝梢抽花,直到霜降,花期很長。盛開時紅花與綠葉交相輝映,“翠蔓絳英亦佳哉”“披云似有凌云志,向日寧無捧日心”。給人欣欣向榮,蓬蓬勃勃的感覺。因為凌霄花莖蔓要攀附大樹或墻壁方能向上生長的習性,這種本來很勵志的花卉,從古至今飽受非議。古代文人據此習性稱其為“勢客”,筆下頗有微詞。白居易《有木詩八首》,其中一首“有木名凌霄”,諄諄教誨世人千萬要以凌霄為訓:“一旦樹摧倒,獨立暫飄飖。疾風從東起,吹折不終朝。朝為拂云花,暮為委地樵。”處世要自立自強:“寄言立身者,勿學柔弱苗。”此后詠凌霄者,皆未脫其窠臼。

當代詩人舒婷的成名作《致橡樹》:“我如果愛你,絕不像攀援的凌霄花,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……”還是承前人老調,批評凌霄的“依附”。平心而論,如果不把“依附”作貶義詞解讀,那么人生在世,誰人不需要“依附”和“攀援”呢?舒婷從插青、水泥工、擋車工、漿紗工、焊錫工到著名詩人的身份轉換,固然離不開時代的進步,知識改變命運的奮斗。但是,若無方方面面一路提攜,怎么會有現在的舒婷。三十年后的今天,再有流水線上十二個小時一班的女工喜歡寫詩,恐怕會被同伴看作異類,由此成為體制中人,更是天方夜譚。舒婷感嘆:“放在今天,也許我們也不會出名。”原因當然也不像她說的那么輕描淡寫:“詩歌已經沒有中心,讀者也已經不是當年的讀者。”

    聲明:所有來源為“常熟日報”和“常熟新聞網”的內容信息,未經本網許可,不得轉載!本網轉載的其他文字、圖片、音視頻等信息,內容均來源于網絡,并不代表本網觀點,其版權歸原作者所有。如果您發現本網轉載信息侵害了您的權益,請與我們聯系:0512-52778455,我們將及時核實處理。

[責任編輯:浦斐]

標簽:

重庆时时彩计划群在哪呢找 开个副食店赚钱 去日本怎么旅游怎么赚钱吗 流量号赚钱的 萌店开店怎么赚钱 你有20电脑怎么赚钱吗 会赚钱的女人得不到爱情 二十年前的美国什么最赚钱 票房达到多少才可以赚钱 星露谷物语 猪车赚钱 仙豆糕店赚钱吗 拾味爸爸靠什么赚钱 空乘机长赚钱多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