常熟新聞網首頁

手機新聞網

新聞客戶端

雁來紅

陶蔚

雁來紅,一年生草本植物,莖和葉春夏二季呈綠色,深秋北雁南飛之時變紅,經霜后顏色更艷,斑斕悅目,因此又名老少年,還稱作還童草。舊時文人品評花草,雁來紅被冠以“草中仙品”“秋階得此,群花可廢”。秋季花草最得老年人歡心者,非此莫屬。

“人為多愁少年老,花為無愁老少年。年老少年都不管,且將詩酒醉花前。”歷代詠雁來紅的詩詞中,以此為最,作者為我國知名度最高的畫家唐寅唐伯虎。中國美術史上有個現象十分有趣,許多開宗立派的巨匠,出了圈子,知者寥寥。得享大名的常常是出現在民間傳說、地方戲曲中的人物,王冕如此,鄭板橋如此,唐寅更是如此。“唐伯虎”三字,在江南就是雅擅丹青者的代名詞。唐寅畫取法南宋劉松年、李唐、馬遠、夏圭,終其一生,并未有創造性的發展,可是在民間的聲望,四位加起來也抵不上他唐伯虎一人。若非機緣巧合,成了《三笑》傳奇中那個點秋香的相府書童“華安”,他的畫也不會至今備受關注。在博物館展廳,常常能聽到觀眾相互招呼:“快過來看,這可是唐伯虎的畫啊。”

唐寅與他的師友輩,如沈周、文徵明、陳淳、王寵等,都有不同年齡段的畫像傳世。其他人或儒雅,或謙恭,素以放逸豪縱聞名的陳淳看上去還有點木訥,沒有一個人如他那般聰明外露。一本相書上有這么幾句話:聰明人須帶幾分拙相,若滿面孔聰明,人比愚者更愚,往往無后來福報。相由心生,改變唐寅后半生命運的“科場舞弊案”,就是由他自己的性格所致。

和江陰巨富徐經同船赴京會試,已是錯,人家只是要借重他的名望,抬高自己身價。在京城居然和徐經所帶的幾個戲子“日馳騁于都市中,是時都人注目者已眾矣”更是錯上加錯。加之因“文譽藉甚,公卿造請者闐咽街巷”招人妒忌。得知徐經想買通主考程敏政作弊,又口風不嚴“時漏言語,因此罣誤”,最后落到“橫遭口語坐廢,困厄終身”也在情理之中。“百年強過半,來日苦無多。”五十剛過,唐伯虎就貧病而亡,未能享受到“老少年”那般人生佳境。

五百年后,和他毫不相干的“唐伯虎”,成了插科打諢的符號,和秋香、華太師,華家兩個戇大兒子,甚至還有那“小強”,風風火火地活躍在當下。唐寅若地下有知,想必只能一聲嘆息,徒喚奈何矣。

    聲明:所有來源為“常熟日報”和“常熟新聞網”的內容信息,未經本網許可,不得轉載!本網轉載的其他文字、圖片、音視頻等信息,內容均來源于網絡,并不代表本網觀點,其版權歸原作者所有。如果您發現本網轉載信息侵害了您的權益,請與我們聯系:0512-52778455,我們將及時核實處理。

[責任編輯:浦斐]

標簽:

重庆时时彩计划群在哪呢找 麻将上分打的靠谱吗 天津11选5今天奖结果 棋牌游戏送金币可下分 彩控网 极速赛车购买技巧 打码兼职赚钱是真的吗 河南快3选号推荐 黑龙江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 彩票33 大乐透规律破解14年 福建快三爱彩乐 麻虎机游戏下载